<address id="tbzzr"><meter id="tbzzr"><output id="tbzzr"></output></meter></address>
<dl id="tbzzr"><font id="tbzzr"></font></dl>
<video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video>
<video id="tbzzr"><output id="tbzzr"><font id="tbzzr"></font></output></video>
<output id="tbzzr"></output>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elect id="tbzzr"><meter id="tbzzr"></meter></delect></dl>
<output id="tbzzr"><delect id="tbzzr"><address id="tbzzr"></address></delect></output>
<output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output>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l>
<output id="tbzzr"></output>
<dl id="tbzzr"></dl><dl id="tbzzr"></dl>
<output id="tbzzr"></output>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dl>
<video id="tbzzr"><output id="tbzzr"></output></video>
<dl id="tbzzr"></dl>
<video id="tbzzr"><output id="tbzzr"><font id="tbzzr"></font></output></video>
<dl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dl>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要聞動態 Highlights 聯盟動態 News 行業資訊 Industry 專家觀點 Expert Viewpoint 專題活動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頁>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

優化產業鏈協作是當務之急

來源:經濟日報8月23日第11版 作者:徐建偉 時間:2021-09-02

經過多年發展,我國已形成規模龐大、配套齊全的完備產業體系,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同時,我國產業鏈競爭力不斷增強,進一步提升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基礎扎實、優勢獨具。還要看到,面對更趨復雜嚴峻的外部環境,以及國內經濟恢復仍不穩固、不均衡等挑戰,加之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我國產業鏈不穩不優不強的問題愈加凸顯。在此背景下,增強產業鏈自主可控能力更顯重要和緊迫。

當前,隨著全球政治經濟格局深度調整、國際競爭日益加劇,我國產業鏈運行中的一些風險不斷顯現,存在部分核心零部件及重要材料供應緊張、關鍵技術領域國際合作空間被壓縮、傳統出口產品遭遇經貿摩擦等問題,這也暴露出國內產業鏈協作存在一些“短板”。

比如,鏈主型企業、生態主導型企業等是構建產業鏈的關鍵中樞,但我國缺少能夠主導產業鏈構建的鏈主型企業。近年來,國內一些平臺型企業快速成長,在構建產業新生態上起到了積極作用,但其在資源整合、業態模式等方面還處于探索的過程中,存在互相模仿、重復建設等問題。

又如,一些地方和企業鏈群存在封閉發展的傾向。部分地區不顧自身發展條件,競相提出自建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提出打通從科技創新到轉移轉化,再到產業化和推廣應用全過程的目標。還有許多企業各自推進建設自我主導的產業生態圈。這種鏈群封閉發展,有可能導致過度競爭、市場碎片化等問題,也不利于構建鏈群協作體系和良好的競爭生態。

再如,本土企業在產品供需互動、技術合作開發、新品推廣應用等方面存在明顯不足,國內自主建鏈任務重、成本高、難度大。由于深度融入全球分工體系,部分國內企業與國外零部件供應商、品牌運營商、終端零售商等合作緊密,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國內不同產業和環節間的相互銜接,“有產業缺關聯”“有企業弱協作”的現象比較突出。

對此,我們需在堅持做好國際產業鏈協作的同時,關注和加強本土產業鏈協作,不斷強化內生自主的產業關聯。這既是大力推動產業鏈現代化的重要途徑,也是穩定產業鏈并增強其韌性的關鍵一環。為此,需要深化國內不同產業和領域、環節間的技術、產品與市場的聯系,積極推動建鏈、補鏈、強鏈、拓鏈,實現國內產業鏈穩定高效協作,為提高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打好基礎。

一是推動產業融合發展。建立和加強本土產業鏈協作,彌合產業鏈協作的“斷點”,推動關聯產業協作聯動發展、深化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加強新技術對制造業滲透的深度和廣度。通過融合發展,強化關聯產業在技術、產品和市場上的協作聯動,形成制造衍生服務、服務支撐制造的良性循環,推動產業發展模式轉型與鏈條結構重塑,不斷提高產業鏈的暢通循環能力和韌性。

二是加快培育建鏈關鍵企業。優化產業鏈協作的關鍵是加強企業間協作,構建聯系緊密、層級有序、治理高效的現代企業群落是一個重要抓手。需大力培育鏈主型企業,推動制造業領軍企業增強創新優勢和提升發展能級,引領帶動本土企業形成產業鏈供應鏈,把國內企業互相協作、融合發展的架構搭建起來;以更大力度支持共性技術平臺、基礎科學和前沿科學機構創新發展,引導基礎零部件、基礎材料、基礎裝備、基礎軟件企業向“專精特新”發展,緩解“卡脖子”瓶頸約束;發揮平臺的要素聚合、資源交換和優化配置作用,提高產業鏈上下游、前后側、內外圍的耦合發展水平。

三是鼓勵各地區協作共建優勢產業鏈群。發揮各地比較優勢、共建高水平鏈群,是強化產業鏈協作的重要方向。重點可考慮引導各地區協同共建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在汽車裝備、電子信息、基礎材料、輕工紡織等領域建設一批標志性產業集群;加快東部地區優勢產業向研發設計、品牌運營、系統集成、增值服務等高端領域延伸,鼓勵中西部地區加強技術技能人才優勢、完善產業配套條件,厚植承接產業轉移的良好生態;聚焦電子信息、新能源汽車、數字經濟等重點領域,加強新興產業領域的協同合作,同時也要防止各地一哄而上、重復建設。

四是為創新產品提供應用場景和升級迭代的市場空間。更大力度推動自主創新產品推廣應用,加大對首臺套裝備、首批次新材料、首版次軟件等創新產品的采購力度;鼓勵瞄準“卡脖子”領域和斷鏈環節、符合轉型升級方向的產品創新,搭建自主知識產權產品采購對接平臺,支持企業互相認購采購,促進供需對接、產銷銜接;提高自主創新產品認證水平,建立具有高認可度的試驗驗證評價體系;等等。

五是積極構建更加多元的全球產業鏈。積極引進優質資本和先進技術,加強與東南亞、南亞的合作,推動國內優勢產業鏈外延拓展,加快構建更加安全穩定、更具彈性的國際生產協作網絡。面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周邊市場,推動制造業企業和服務業企業協同“走出去”,不斷拓展中國制造的增值空間和整體優勢,不斷提升中國服務的質量效率和水平能級。

優化產業鏈協作是當務之急.jpg

?


相關推薦

原文地址: http://paper.ce.cn/jjrb/html/2021-08/23/content_448641.htm
一本清日本在线视频精品,中文字幕动漫精品视频一区|亚洲另类激情校园动漫卡通,挤进未发育的小缝在线观看,亚洲欧美日韩一区制服丝袜|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光根电影院yy11111免费|国语自产在线图片|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5g 激情综合婷婷丁香五月俺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