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tbzzr"><meter id="tbzzr"><output id="tbzzr"></output></meter></address>
<dl id="tbzzr"><font id="tbzzr"></font></dl>
<video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video>
<video id="tbzzr"><output id="tbzzr"><font id="tbzzr"></font></output></video>
<output id="tbzzr"></output>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elect id="tbzzr"><meter id="tbzzr"></meter></delect></dl>
<output id="tbzzr"><delect id="tbzzr"><address id="tbzzr"></address></delect></output>
<output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output>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l>
<output id="tbzzr"></output>
<dl id="tbzzr"></dl><dl id="tbzzr"></dl>
<output id="tbzzr"></output>
<dl id="tbzzr"></dl>
<dl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dl>
<video id="tbzzr"><output id="tbzzr"></output></video>
<dl id="tbzzr"></dl>
<video id="tbzzr"><output id="tbzzr"><font id="tbzzr"></font></output></video>
<dl id="tbzzr"><delect id="tbzzr"></delect></dl>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要聞動態 Highlights 聯盟動態 News 行業資訊 Industry 專家觀點 Expert Viewpoint 專題活動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頁> 新聞資訊> 專家觀點

朱宏任: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面臨的挑戰與機遇

來源:財經國家周刊 作者:吳麗華 時間:2021-06-30

圖片1.jpg

近些年,網絡配送、直播電商等迅速發展,勞動力加速流向第三產業,如快遞、外賣、直播等,2019年快遞從業人數突破1000萬人,外賣員總數突破700萬人??爝f小哥、外賣騎手越來越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與此同時,大量勞動力轉移到第三產業也一定程度上對我國的制造業發展產生影響。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農民工總量28560萬人,比上年減少517萬人。這其中,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占27.3%,比重繼續保持下滑態勢。

如果結合近期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來看,制造業面臨的問題或許更加值得關注。與2010年相比,15—59歲人口下降6.79個百分點。事實上,2012年開始,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和比重已經連續多年下降,人力成本不斷提高。

人口和勞動力形勢變化之下,我國制造業比重出現下降,從2006年的32.5%下降至2020年的27%左右,對比發達國家,中國制造業占GDP的比重下降得過早、過快。這一背景下,“十四五”規劃提出深入實施制造強國戰略,并首提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

勞動年齡人口下降,疊加勞動力加速流向第三產業,對制造業意味著什么?這些變化會如何影響制造業發展,接下來我們需要怎樣穩住中國制造,并落實制造強國戰略?

近日,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黨委書記、常務副會長兼理事長,工業和信息化部原總工程師,中國服務型制造聯盟戰略咨詢委員會主任朱宏任接受《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專訪,就中國制造業面臨的機會與挑戰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冷靜看待勞動年齡人口下降

《財經國家周刊》: 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與2010年相比,15—59歲人口下降6.79個百分點。事實上,2012年開始,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和比重已經連續多年下降、人力成本逐漸提高。勞動年齡人口下降,人力成本提高,會如何影響我國制造業發展?

朱宏任: 勞動年齡人口下降是一個變化過程,要用非常冷靜的態度看待這個問題。所謂的冷靜是不用一種炒作的心理,很多人說中國已經進入到適齡勞動人口數量的下降,中國將來要碰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這確實是個需要認真對待的問題,但也沒必要恐慌。

現在,我國每年新增就業人口還有1000多萬,這一基數還在支撐我國經濟發展中發揮著巨大作用。另外,人口的變化,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有著巨大的慣性,任何政策的影響都不是立竿見影的,包括國家實行放開二胎、三胎政策,都是對于適齡勞動人口變化的反應,說明國家對人口形勢變化的高度重視。

在人口動態變化過程中,隨著科技進步和社會發展,包括數字化轉型時代的到來,勞動力有可能呈現比過去高得多的生產效率,甚至百分之幾十、幾倍的增長,這會抵消到勞動力絕對數量的減少。從這個層面看,我們要綜合分析勞動年齡人口減少的影響。

另一個層面來看,隨著社會的進步,社會發展所需的勞動力結構會發生變化,機械重復性勞動和純體力勞動的需求會減少,高技術人才需求會更多。比如,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蒸汽機出現以后,其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都對當時的手工勞動形成了摧毀性的打擊,大量的手工勞動者離開原有崗位。面對今天適齡勞動人口的變化,我們也要考慮到技術含量和勞動者素質提高的影響。

企業必須加快數字化轉型

《財經國家周刊》: 勞動年齡人口減少、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的過程中,企業人力成本明顯提高,這對制造業特別是勞動密集型制造業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朱宏任: 勞動年齡人口減少,直接的影響就是企業人力成本的提高,這個問題是實實在在的,特別是對于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工資水平提升的壓力非常大,這個問題如果得不到解決,會對企業和產業發展帶來很大影響。

可以說順應潮流、加快數字化轉型步伐是企業轉型發展的不二之路。數字化轉型并不是簡單地安裝了計算機和自動控制裝備就完成了,而是要對企業所在領域、行業以及比較優勢、發展空間有清晰的認識,然后通過數字化轉型實施系統重構,不斷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生產效率,降低成本,提高質量。

另外,這一輪數字化轉型發展與之前有所不同,過去是先有錢再投入轉型發展,精雕細琢,一步一步推進,沒有錢就可以放放再做。但是這一次,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解決數字化問題有了新的作法,不是全都策劃好了再往前走,而是要加快進程,快速迭代,在做的過程中,碰到問題解決問題,不斷尋找更合適的方法。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在數字化時代更是如此。

加快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對于技術、資金缺乏的中小企業,還要勇于創新模式。比如,可以采用新的合作模式,委托第三方機構深度參與為中小企業服務,從市場的角度把握效率提升、成本降低、盈利提高,并共同分享發展成果,而不用中小企業直接購買技術、服務等。

在這一過程中,大型企業應該旗幟鮮明地加大數字化、信息化的投入,充分建好自己的信息化平臺,并且在形成以數字化手段做支撐的體系之后,讓成果更大程度地外溢,幫助上下游有需要的中小企業,這是大企業獲得新發展機會、抵御勞動成本提高的路徑,也是它們履行更多社會責任、對社會多做貢獻的體現。

數字化轉型不是單一的技術,更多強調的是體系和生產系統的重構,整個產業鏈上的所有企業都利用數字化,效率才能夠顯著提高。真正數字化轉型是要供應鏈上的合作伙伴,縱向和橫向的相關方組成一個生態系統, 共同實現質量和效率的提高,才能充分顯示其作用。

倒逼制造業更良性發展

《財經國家周刊》:近年來,網絡配送、直播電商等迅速發展,勞動力加速流向第三產業,與此同時我國制造業比重出現快速下降。勞動年齡人口減少背景下,工人加速流向第三產業,會對制造業造成怎樣的影響?

朱宏任: 必須承認服務業是容納勞動者就業最重要的領域,將來服務業一定還能夠創造更多的崗位,新型勞動崗位的擴充確實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的方便。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需要把握以下兩方面的問題。

一方面,在推動服務業發展的過程中,要保護服務領域勞動者的權益,做到合規合法。在數字時代,企業對勞動者的管理已經從人對人的管理變成了機器、算法對人的管理。在這個過程中,有可能把勞動者生產效率提高而獲益的空間壓縮得越來越小,無限逼近勞動強度極限。如果沒有對勞動者權利的基本保障和對勞動者的基本尊重,可能會出現一些人們不愿意看到的情況。比如,針對現在騎手為了趕時間闖紅燈等情況,應多一些關注和思考。針對靈活就業人員,一些企業采用方法規避企業應當承擔的責任,我認為這種情況是堅決不允許的,必須要合規合法地尊重勞動者的權益,不能鉆法律的空子,要把對勞動者權利的保護放在應有的位置。

另一方面,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的同時也要重視保持制造業比重的基本穩定,這是“十四五”規劃提出來的一個重要任務。近十幾年以來,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已經從30%多降到了去年的27%左右。新形勢下,制造業對勞動者素質有了更高的要求,同時勞動辛苦程度、工作強度等方面也與第三產業有一定的不同,如果把制造業領域勞動者工資壓得過低就會形成擠出效應,使制造業的勞動者更多地轉移到第三產業。從這個角度看,服務業的發展倒逼制造業更良性的發展,必須要在制造業勞動者創造更多價值、生產率更高的情況下,明顯提高勞動者收入。這也是保證產業不斷轉型升級、勞動者不斷從經濟發展中分享更多成果的過程。

服務型制造業是制造強國的關鍵

《財經國家周刊》:“十四五”規劃提出深入實施制造強國戰略,并首提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我們需要如何落實制造業強國戰略,采取哪些政策措施來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良性發展?

朱宏任:?講到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和良性發展,首先要講的是實現制造業更好、更快、更多的發展,提高制造業的技術含量、保持技術水平的不斷提升。但是這一要求并不容易做到,實際上,強調制造業高素質人才發展和數字化轉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制造業占GDP比重降低的過程一直沒有停止,如果我們沒有一個有力的應對,要實現這一目標會非常困難。

有一個重要問題應引起關注。近年來,在統計過程中,把制造業中的服務功能和服務板塊,即服務型制造業創造的增加值剝離出去后,一并計入服務業,這應是制造業比重下降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說,制造業本身適應數字化轉型而在制造業里產生的服務內容,應該考慮,是否還應歸屬制造業,不能輕易地剝離出去。有人提議,可以考慮對現在的統計方法和統計形式進行適應性的調整,以體現這種新的模式變化。

制造業比重下降是服務業快速發展超過制造業的過程,這實際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并不在于制造業絕對數量的減少。要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就要努力實現制造業更良性的發展,在發展的過程中調整好相應的比例。這個比例的調整,既有本身絕對數量的增加,也有本來是制造業的內容還放在制造業,這樣就會是適宜的、平衡的、符合內在規律和一定比例的發展。

《財經國家周刊》: 是不是意味著,在這個比例調整的過程中,服務型制造業需要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也更能促進其良性發展?

朱宏任:確實可以這樣理解。描述制造業領域常采用微笑曲線,以說明生產過程的不同階段產生附加值的高低。一般用橫軸表示生產過程,縱軸表示附加值,在這個曲線中,生產環節附加值最低,依附于生產的兩端屬服務型制造業,如,設計研發、管理銷售、物流等,這些環節嚴格意義上不是生產制造,但它們與制造業緊密關聯,恰恰是需要大力發展、利潤最高的領域。想要實現制造業的良性發展,有更高的附加值,就需要大力發展這些領域,比如提高微笑曲線兩端的占比,同時也通過新技術的應用,實現微笑曲線整體的抬升。

從這個角度也可以解釋為什么發達國家要把制造業的生產過程轉移到第三世界國家,它們不是不要制造業,而是通過控制著處于微笑曲線兩端的附加值更高的服務型制造業,獲取更高的利潤?,F在,我國傳統制造業通過較長時間的發展,也需要更高附加值、更高效益的環節來支撐勞動力成本的增加,那就需要大力發展附加值更高的服務型制造業。

這個過程中要注意的是,微笑曲線并不總是連續的,其中可能存在著斷點。從國家的角度來看,一國在產業鏈條上的分工,不會因為從事很長時間的生產制造就慢慢過渡到產業鏈高端了。由產業鏈低端到高端,如果不持續不斷地投入與有意識的努力,路是不通的,不會因為干苦力時間長了,就會自然升級到產業鏈高端,只有通過服務型制造業作為橋梁,才有可能躍升到微笑曲線的兩端。

要綜合考慮成本和產業安全

《財經國家周刊》: 近年來,由于我國沿海人力、土地等要素成本的提升,一部分制造業開始向越南、印度等整體成本相對較低的國家轉移,這些現象會否影響我國制造業發展,應如何認識和應對這一現象?

朱宏任: 前幾年,沿海地區一些企業考慮降低勞動力成本、提高附加值,把一些產品的生產線轉到了越南、印度、柬埔寨等國,這是企業應對成本上升的舉措,無可厚非。但是現在,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后,國際經貿環境的一些變化,就應提醒企業注意,不僅要考慮成本的問題,還要顧及產業鏈安全、暢通,因為轉移出去的東西回不來,就可能造成生產過程的中斷和生產鏈條出現難以修復的斷點。

“十四五”時期,我國進入新發展階段,要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就要從產業安全、生產鏈條暢通、共同富裕、共同發展的角度綜合考慮。隨著現在交通基礎設施的不斷發展,沿海和內陸之間的物理距離、空間距離雖然還很大,但是交通時間、成本都會大大壓縮。企業也應該從過去單純地考慮經濟利益到現在經濟利益和產業鏈安全全面考慮。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也是必須要考慮的內容,原來企業算一本賬,現在要算兩本賬。

目前,中國還處在保持平穩較快發展階段,中西部地區,特別是需要加快鄉村振興步伐地區的政府還有一些優惠政策,隨著政府營商環境的優化和對企業和企業家的關心關注,原來只是眼睛向外的企業到那些地方尋找發展機會,應是可行的選擇。?

解決基礎工藝“卡脖子”問題沒有捷徑可走

《財經國家周刊》:我國是制造業大國,很多產品產能、產量全球第一,或者市場很大,但往往又存在高端產品依賴進口或知識產權、設計研發被外國掌控等情況,從制造業大國到制造業強國,我們還需要解決哪些方面的問題?

朱宏任: 這些問題確實存在,也是我們現在要強鏈、補鏈,彌補斷點的地方。應該說,我們現在對產業發展中高端制造業的需要與過去相比,看得更明確了。這項工作尤其需要三個方面的共同努力。

首先是政府層面,要有一個清晰的宏觀導向,集聚資源,加以引導,爭取實現較快發展,像芯片、集成電路等領域,政府都提出了比較明確的指導方向;其次是社會層面,社會共同關注支持是產業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要吸引社會資金投入,并營造基金、資本市場關注支持高端產業的濃厚氛圍;最后是企業層面,企業要充分利用好國家的政策支持,按照導向,結合產學研各個方面,共同努力,確保長期的堅持和投入。

《財經國家周刊》: 技術、知識產權領域之外,在基礎工藝方面我們是否也存在短板?

朱宏任: 包括基礎工藝在內的基礎問題其實也是高端制造領域非常重要甚至最重要的環節,在“補短板”和解決“卡脖子”環節領域,很多的時候都體現在基礎能力的缺乏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在2015年提出的“強基工程”,就是針對基礎零部件、基礎原材料、基礎工藝和重要的基礎技術的不足開展的一項重要性行動?;A工藝的斷點和短板,往往是學不來、買不來的,它是經驗的積累和提升,不像部分知識產權,花錢可以買來。生產過程中有很多具體的訣竅,必須沉下心耐住性子,不斷實踐,不斷學習,不斷總結提升。這方面的知識,有一些可以通過各種途徑獲得,但是更根本的是在生產過程中靠自己學習、積累、摸索,沒有捷徑可走。大力提升基礎能力的問題,在今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將是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不應放松的重要內容。

來源:微信公眾號“財經國家周刊”,文?|《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吳麗華。

相關推薦

一本清日本在线视频精品,中文字幕动漫精品视频一区|亚洲另类激情校园动漫卡通,挤进未发育的小缝在线观看,亚洲欧美日韩一区制服丝袜|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光根电影院yy11111免费|国语自产在线图片|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5g 激情综合婷婷丁香五月俺来也